踏浪(中文 )

踏浪 仲生鹏著
  • 作者:仲生鹏 著
  • 出版社:沈阳 春风文艺出版社 2014
  • 页数:301
  • 索书号:I247.57/1237a
  • ISBN:9787531345640
  • 浏览次数:1
  • 我要借阅
内容简介
仲生鹏编著的《踏浪》内容简介:一位凉州少年 前往大连求学,临行前父亲交给他一个装有刺绣的铁 匣子。在海边的青黛山谷中,自由和爱情如期而至。 可是,意外的事情接连发生:铁匣子的接受人是父亲 昔日的恋人,自己爱上了仇人的女儿,而刺绣的内容 竟然是中国最早的古地图——《华夷混一图》!经过 一番苦心追寻,三十年前发生在星海湾无名小岛的往 事终于真相大白。但是,楼船的残骸在一场大风暴中 灰飞烟灭,一对年轻人的感情也在阴差阳错中走到了 尽头。数年之后,当他又一次站在了海边,那个念兹 在兹的人,究竟在哪里呢? 《踏浪》是一本长篇文学。
作者简介
仲生鹏,投资公司监事,自由撰稿人,新墨家思想学者。生于凉州,学于大连。居于上海。黄浦江畔望秋雁,龙华寺前探春花。曾出版传奇小说《棋圣》《天王鼎》《追星人》等。
精彩页
高考之后,每个人都在做什么呢? 在扩招之前,在留学潮之前,在互联网尚未问世 的那个遥远年代,高考被称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何况,这还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奈何桥。一股劲闯 过去了,就有了转世投胎的机会,享尽尘世的荣华富 贵:而不幸掉下去呢,就注定沦为孤魂野鬼,别说亲 人了,连影子也嫌弃主人,不肯一起出现在光天化目 之下。 不过,作为一条连逆鳞都冒出来了的鲤鱼,赵家 鸿可以轻松越过龙门。可即使如此,在尘埃落定之前 ,总有一段难熬的日子。于是,百无聊赖之下,他只 好望向窗外出神。小小的庭院中,喜早的月季正开得 艳,耐寒的秋菊结了蕾,而豌豆藤已经爬到了电视天 线上,正对着晴空吹出各色小喇叭。突然,一阵高亢 的诵经声传来,是东郊的清真寺在午祷,而南门文庙 的风铃也不失时机和鸣了起来,惊起了檐下的一群雨 燕。这一片嘈杂,让他的心情骤然烦乱起来。 赵家鸿之所以情绪不佳,是又和父亲怄气了。青 春期的男孩都有点叛逆,但一般不过是蜜蜂的尾刺, 冷不丁蜇一下,谁想到赵家鸿竟然是一枚毒刺导弹! 几年来,父子间的冲突几乎无日无止。儿子欺负老爹 面硬心软,不断得寸进尺,以至于赵逸民想看一看儿 子的成绩单,还得去找班主任——这对一位校长来说 根本不是难事,却绝对难堪。此事一传开,大家都笑 赵校长一向鼓吹“个性化教育”,没想到儿子叛逆得 都反人性了,可谓说嘴打嘴。 现在要报高考志愿了,赵家鸿自感羽翼丰满,这 局牌也到了掀底的时候了,如果不借此机会把老爹惊 个跟头,那可就有点虎头蛇尾了。 “你为什么要去大连呢?”果然,只看了表格一 眼,赵逸民就眉眼错位,连头发都根根直立了起来。 “我想看看真正的大海。”赵家鸿已经在凉州度 过了十八个年头,可他只见过两种“海”:一个是远 在中蒙边境的居延海。不过,这个名载《史记》的大 泽,早就没了芦苇摇曳、雁来雁往、鱼虾跳跃的景象 ,只剩下了一层亮晶晶的盐壳:另一个是近在咫尺的 腾格里大沙海,它正从三面蚕食这片河西走廊的绿洲 ,扬起的尘沙不时从古城上空呼啸而过。 “沿海城市很多,比如上海了,厦门了,青岛了 ,为什么非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赵逸民的质疑 并非没有道理。在习惯了炎风丽日、甜瓜肥羊、杨柳 甘泉的西北人眼中,东北简直和西伯利亚一样空寂寒 冷,民间谣传冬天屋外撒尿也要拿根棍子;而大连呢 ,更是一座伫立在天尽头的悬崖孤堡。 “您不是常教育我‘好男儿志在四方’吗?大连 是开放城市,适合年轻人大展拳脚;星海大学虽然名 头比不上那些百年老校,可是学风正,管理严,最对 您的胃口了!”赵家鸿口中面面俱到,一本正经,其 实真正令他动心的,是招生简章上一张方寸大小的美 人鱼照片。虽然容貌朦胧,曲线含蓄,连鱼尾的分叉 也看不清楚,却足以激发一个边城少年的无穷遐思。 说完之后,他还不忘见缝插针地刺了父亲一句:“— —再说了,我远远地走了,就不再招您老烦心了!” 果然,赵逸民被噎住了,镜片后的目光也变成了 一片混沌。一边的赵母满脸忧色,不知该支持谁才是 。她当然不愿意心肝宝贝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可 是,当这个孩子呱呱落地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远走高 飞的命运。要不然,丈夫为什么偏偏给他起一个“鸿 ”的名字呢? “花儿开得不错呀!”院门哐啷一响,传来了一 个洪钟般的嗓音。赵母一听,连忙掀开门帘迎了出去 ,而一向郁郁寡欢的赵逸民也露出了笑容。能够不敲 门就直接闯进赵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老同 学章天一。 挺胸凸肚的章天一走进来,客厅犹如发生了日偏 食。才和主人寒喧了两句,大笑已经震得四壁回音阵 阵。这样爽朗的客人到哪里都受欢迎,可不知道什么 原因,赵家鸿却对他敬而远之。依礼问安后,他的目 光落在了章天一的身后。“怀玉怎么没来呢?”“他 哪有你这么出息?分数没上线,不好意思见人,正在 闭门思过呢!”章天一用肥厚的手掌亲切地拍打着赵 家鸿的肩膀,令后者立马缩了一截。章天一这个人最 令人佩服的地方,就是什么都看得开。如果换了别的 家长,眼见人家的孩子飞上枝头变凤凰,难免会心理 失衡。 还没等赵逸民开口催促,赵家鸿已经溜得没影子 了。宾主坐定之后闲谈,当章天一在得知贤侄的鸿鹄 之志后,当即惊叫一声,像被蛇咬了一口。他小心地 看了赵母一眼,说要不你们再劝劝孩子吧,天下好学 校太多了,干吗非要跑那么远去吃又腥又成的海蛎子 呢?可是赵逸民却深知儿子的脾性,叹口气说命该如 此,福祸凶吉就全随他去吧。 赵家鸿并不知道自己会给大人们带来这么多的烦 恼,反而像抢了绣球的舞狮一样,兴;中冲地骑车出 去了。正值夏收时节,刚出西城门,一望无际的田野 就在眼前展开。麦穗沉沉,在热风中摇曳起伏;金葵 团团,在烈日下灿然生辉。西凉一带虽然地旷人稀, 但光照充足,物产丰饶,美酒自汉唐以来就驰名京华 。改革开放之后,连续十多年农业丰收,存粮堆积如 山,让酿酒业又成了公认的摇钱树。 赵家鸿一径来到了酒厂家属区,见到了垂头丧气 的章怀玉。两人从穿开裆裤起就是好搭档,玩偷雷的 时候一个奋勇冲锋,奇招迭出;一个坚守老营,死缠 烂打,配合得天衣无缝。可惜高考只许单兵作战,否 则赵家鸿宁可自降一档,也要将好兄弟拖出苦海。既 然是自家人,就没必要抒发假惺惺的怜悯了,赵家鸿 说你爹刚才去我家了,八成是为了复读的事儿。“你 放心,我爹一定会给你选个好班的!”可章怀玉一听 直摇头,说凉州酒厂近期要选二十个人到商学院委托 培养,也许这是一条出路。原来,当年的章天一和赵 逸民一样都是拿死工资的教书匠,但是下海不过十年 ,如今已经成了名闻四方的现代陶朱公。作为酒厂厂 长,要把儿子塞进这份名单自然易如反掌。可是,赵 家鸿听了却大不以为然,竭力鼓动自己的好友重整旗 鼓,还说你的文科底子很不错,何不改个方向?—— 在理科生眼中,学文科似乎只需要记忆力强,并不需 要太高的智商。P1-3
导语
仲生鹏编著的《踏浪》内容介绍:入学后的第一个星期,赵家鸿简直失望到了极点。凌水确实是一条小河,小到让人怀疑究竟还算不算一条河。不管什么时候,水面上总是浮着一层暗绿色的粘液,看不出下面的水是否还在流动,而空气中弥漫的气息更会加重这种猜疑。不过,你也千万不要因此小瞧了它,因为它就像隔绝阴阳的冥河一样,将偌大的校园一分为二。东山是教学区,一片冷峻的灰色建筑伫立在起伏的丘陵上。名校如古董,要一脸斑驳满身锈迹才值钱。所以,这里的走廊如墓道一样狭长幽深,自习室如棺室一样灯火长明,实验楼的瓶罐像明器堆叠积灰,鸟粪侵蚀的圣贤雕塑也裹上了一层金缕玉衣。赵家鸿第一次去图书馆,随手翻出了一本《孤星血泪》。借阅卡的记录表明,它的第一位读者如今已经作古。赵家鸿心头一惊,以为自己也像少年皮普一样,被送到了“活死人”哈维汉姆小姐的家中。
前言
仲生鹏编著的《踏浪》内容介绍:入学后的第一个星期,赵家鸿简直失望到了极点。凌水确实是一条小河,小到让人怀疑究竟还算不算一条河。不管什么时候,水面上总是浮着一层暗绿色的粘液,看不出下面的水是否还在流动,而空气中弥漫的气息更会加重这种猜疑。不过,你也千万不要因此小瞧了它,因为它就像隔绝阴阳的冥河一样,将偌大的校园一分为二。东山是教学区,一片冷峻的灰色建筑伫立在起伏的丘陵上。名校如古董,要一脸斑驳满身锈迹才值钱。所以,这里的走廊如墓道一样狭长幽深,自习室如棺室一样灯火长明,实验楼的瓶罐像明器堆叠积灰,鸟粪侵蚀的圣贤雕塑也裹上了一层金缕玉衣。赵家鸿第一次去图书馆,随手翻出了一本《孤星血泪》。借阅卡的记录表明,它的第一位读者如今已经作古。赵家鸿心头一惊,以为自己也像少年皮普一样,被送到了“活死人”哈维汉姆小姐的家中。
目录
蝴蝶梦中家万里 银烛秋光冷画屏 人似秋鸿来有信 纷纷轻薄何须数 少年心事当拿云 海天愁思正茫茫 东边日出西边雨 春心莫共花争发 今年欢笑复明年 自将磨洗认前朝 海鸥何事更相疑 夜吟应觉月光寒 沧海月明珠有泪 辨材需待七年期 君向潇湘我向秦 断无消息石榴红 他生未卜此生休 重见云英掌上身 小姑居处本无郎 一夜芙蓉红泪多
相关图书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图书馆©2017-2019